• 會員登錄 - 用戶注冊 - 網站地圖 文字帝:經典美文之家!
    當前位置:文字帝 > 鬼故事 > 正文

    孟婆湯中的那滴淚

    時間:2017-07-18 09:10 來源:網絡 作者:文字帝 閱讀:

      (一)   我知道,眼前這就是傳說中的奈何橋了,而我手中捧著的就是孟婆湯了。喝下了孟婆湯,走過了奈何橋,那么一切的前塵往事全都煙飛云散了,我又將是一個嶄新的開始。我看了我身邊的她,她也如我一樣,正在等待著新生。   (二)   人從前世來到今世,是不帶記憶的。可是在走來的過程中,那就是你在喝下孟婆湯之前,你卻注定了是要忍受著前世記憶的糾纏的。所以從前世的結束到去這喝下孟婆湯又是前世經歷的一種歷演。   (三)   我的前世是如何的?我記得清清楚楚,我甚至記得小時侯為了無意中傷害過一只蜻蜓而痛哭過,可是我現在不愿意再回憶那些,快樂的或不快樂的,我都不想。因為我的身邊有她的存在,再過片刻我和她就都要去投胎了。我的一只手還緊緊的抓著她的一只手,從前世結束的時候開始我和她的手就從來沒有放開過。哪怕是面對十殿閻君的審判我們的威嚴,我們緊握在一起的手也從來沒有松開過。只有這個時候我們才是快樂的,因為我們真正在一起了,誰也阻攔不了,盡管幽冥界里一片昏暗與冷峻,雖然閻君們也曾經說過:就算我們現在不阻止你們一起,可那又怎樣?過了奈何橋,喝了孟婆湯,下世茫茫人海,你們又如何找尋到對方呢?還記得他們說完那話后的嘆息么?我知道他們嘆息什么,因為這個世界上,為愛情抗爭著的癡男怨女們不只是我們一對。他們的嘆息是因為世人的看不透的愚昧,也是為世人的執著概嘆。   (四)   終于要喝了么?可知道,這碗孟婆湯一喝下,那么我們曾經一起的一切記憶就都將化為一張白紙,我們前世的約定也將化作一片未知。來生,來生我們還會記得對方嗎?來生,來生我們還能圓我們前世美麗的約定嗎?哦!還記得,還記得我們前世的最后嗎?我們也是這樣的情形,所不同的是我們各自端著的是一杯酒,盡管酒中已經被我們注入了入嘴封喉的劇毒鶴頂紅。可是那時我們的心中卻是充滿了快樂的,和自己所愛的人一同赴死,讓那個世界上所有阻礙我們在一起的一切力量都化做虛無,我們又有什么理由不快樂呢?所以,我們喝得是那么的坦然,我們的前世已經無望,可我們還有來生啊!可現在,當孟婆湯擺在我們眼前的時候,我們喝下去了,那么我們的來生呢?能找到對方么?   (五)   你后悔么?我看了她一眼,雖然這句話我并沒有說出口,可是我知道她明白我內心的一切。不,和你一起,哪怕是片刻,我都不后悔。她同樣沒有說出聲,可她堅定的眼神已經告訴了我她的心思。是的,只要我們兩個能夠在一起,真正的在一起,哪怕就是上天給我們的只是短暫的剎那,我們也可以把這短短的一剎那鑄就出我們存在過程中的一種美麗的永恒。更何況我們擁有的還不只是短暫的一剎那呢?我們又怎么會后悔?我們只有慶幸,慶幸我們的選擇。你會忘記我嗎?不,永遠也不會,生生世世。我知道這是我和她共同的心愿。可眼前的這碗孟婆湯?我看著它,它有如一個張著大嘴的惡魔,在發出令人顫栗的冷笑,似乎在嘲笑著我和她的天真與幼稚。   (六)   時間終于到了,我們終于要喝下手中的那碗孟婆湯了,孟婆湯如清水一般的清澈,我能夠從里面看到我慘白的面容。也許也正是因為這樣,喝下去了的人也才會如清水一樣不帶著任何的雜質不帶任何前世的記憶。碗并不大,可端在手中,卻讓我感覺有如千鈞,是啊!這里面蘊含著的是我們前世的一切,能不沉重嗎?喝吧,快喝吧!孟婆已經在旁邊催促我們了。我知道終究要喝的,可是?喝了下去,一切的前塵往事呢?來生呢?魂還會有眼淚么?據說是沒有的,可為何我的眼睛會有發酸模糊的感覺?那是什么?那難道不正是我的一滴淚嗎?那滴如鉆石般晶瑩的淚珠難道不是剛從我的眼中滑落嗎?淚珠在空中閃爍著晶瑩的亮光,正慢慢的,慢慢的墜如我手中的碗中,最后在孟婆湯中激起一個美麗的冠狀水花,爾后倏而不見,一切又花歸為平靜。我怎么回流淚呢?是為了前世還是為了來生?我抬頭看了她一眼,她的雙眼中也正閃爍著晶瑩,她也流淚了,原來我們的一切都是注定了維系在一起的。我們手中的孟婆湯都摻雜了我們各自的眼淚,那么我們來生的記憶中也會不會摻雜著前世的印痕呢?我們都不知道,她松開了我的手,這是我和她從前世攜手赴死之后的第一次松手,我明白她的意思,她的任何一個動作的含義我又怎能不清楚呢?因為我們相愛著。我們默默的交換了手中的碗,彼此對視了一下,終于仰頭一飲而盡。我的記憶于是也馬上開始恍惚了,你在哪里?我努力的搜尋著她,可是只有一種無盡墮入黑暗的感覺……   (七)   我出生的時候,我并沒有哭聲,只是流淚著。這我當然不知道,是我母親后來告訴我的。母親一直奇怪于我出生的異狀,甚至整個家族的人都奇怪,我沒有哭聲,但是我卻表現出一種異常于平常嬰兒的姿態。我問母親是一種什么樣的姿態。母親想了好久,才回答兩個字:平靜。母親說,當時她也都嚇壞了,包括等在門口的父親和祖父母輩們,直到接生婆用一巴掌喚醒了我嘹亮的哭聲后,所有的人才放下了心。   (八)   可以這么說,我出生在一個富貴的家族中,而我又是這個家族中的重中之重。母親因為我的出生也在家族中地位陡然上升。我的兩個伯母,一個嬸子,她們都有自己的孩子,再加上我的三個親妹妹,我們姐弟有十個,但只我一個是男孩。我的出生可以這么說,是在整個家族人的共同期待下來臨的。也因為這樣,我成了中心。在我們的家族里,有兩個人是不可以違抗的,一個理所當然是我的祖父,他的每一句話都如同是一道圣旨。另一個就是我,沒有人敢撫我的意思,包括一切無理的要求。在后面一點上,我的父親曾經試圖挑戰過我的權威,在遭受到祖父嚴厲的訓斥下,以后再也沒有人敢輕易嘗試了。   (九)   盡管如此,我并不覺得很快樂,也許從出生的時候我就注定了和別的小孩不一樣,盡管我有那么多的姐妹,但是她們似乎卻和我不在一個世界中。也許,是因為我的出現,奪走了上輩對她們原有的寵愛吧!我沒有什么歡樂可言,我放肆,我調皮,好小的時候我就開始試圖用一切的手段想讓我的親人討厭我。我不知道我為什么要這么做,但是,我想得到的結果卻又恰恰相反,我的親人不但不討厭我,還夸我聰明,說我那么小就有那么多的點子,長大了可不得了。終于,我知道,不論我做什么,我總是對的。我累了,我放棄了那些無聊的舉動。我知道在所有的人眼中,我終歸是個孩子,只有我自己清楚,我的心早在很早很早的時候就已經成熟了。我不知道我來到這個世界上究竟是為了什么,但我有種預感,我的存在一定是為了冥冥中的某種使命。每次一想到這點,我就有種奇怪的感覺,到底是什么感覺呢?我不清楚,但是我的淚水卻總不由自主的會流下。我開始多愁善感,郁郁寡歡。我好孤獨,但又不僅僅是純粹的孤獨,我總感覺這個世界上有那么一個人在等我。可是誰呢?她或者他又在哪里呢?   (十)   我入私塾了,在我入私塾的那天,我們家顯得很隆重。祖父在列祖的牌位前鄭重其事的禱告了許許多多,我記不得他到底說了些什么,但大體意思就是要我光宗耀祖吧!就那樣我結束了我無所顧忌的童年。那個老夫子,我從第一天看見他的時候就沒有好感過,還有那讓我膩味的四書五經,原本對讀書的憧憬就在這些之間幻滅了,可是我又不得不硬著頭皮繼續下去。母親的叮呤,父親的囑咐總不時的在耳邊想起:你一定要爭氣,我們整個家族的希望就在你身上了,你明白嗎?其實我一點都不明白,但是看作他們嚴肅的樣子,我還是肯定的點著頭。在另一方面,我也實在找不到屬于我的快樂。   (十一)   雖然,我不喜歡讀書。但這并不代表我不會做那些用來哄取功名的狗屁文章,或者,在這方面,我還挺有天份的。看,老夫子摸著胡子的微笑,祖父邊抽著水煙邊點頭的贊許,不正都說明了這點嗎?其實,讀書也給我帶來了些意想不到的樂趣,當然這樣的樂趣并不是來自于那些無聊的說教,在發現文字居然還有如此妙用的時候,我竟然有點慶幸于自己上學了。不過這樣的樂趣也只能是以一種見不得光的方式存在的,說了這么多,其實一句話就可以概括出我的樂趣所在,那就是我迷上了那些才子佳人的小書。每天晚上,我都會秉燭至好晚,在外人的眼中,我的錦繡文字是因為我的勤奮,他們萬萬想不到我每晚在書房里用功的對象是那些小書,而所謂我的文章卻是那忙里偷閑拼湊出來敷衍他們的。什么齊家治國平天下,在我一概虛應,我才沒有那樣的雄心;什么一舉成名天下知,全部騙人,我也無那樣的壯志。如果我的祖輩們知道讓我感動的是才子佳人花前的私會,讓我向往的是佳人才子月下的秘語,我真不知道他們會是一種什么樣的神態。盡管我好想知道,但是為了不必要的麻煩,我還是沒有嘗試。如果我不告訴他們,他們又怎能想到作出憑現在這樣文字將來也定能作出賺取功名文字的我會在深夜里為才子佳人們的情懷臨窗幽泣或對月哀嘆呢?而多少個夜晚,我又總會不期的因為夢中的眼淚而驚醒,我總以為是因為看此類的書太多的緣故,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嗎?可是又不象,因為我的夢里總會出現同樣的一雙眼睛,哀怨,憂戚,還有什么?可是我的生命中并不存在這樣的一雙眼睛啊!我百思不得其解。這些我的祖父輩們并沒有在意,我知道他們在意的是我能否光大門楣,這點或許才是我出生在這個家族中的唯一使命。而當我十歲那年以縣里頭名入庠更是是他們堅定了對我將來的期望。這些除了帶給整個家族一些狂熱外,對我自己來說卻是一片茫然。   (十二)   當我嶄露頭角的時候,本地的一些望族,也開始絡繹不絕的為他們家族中和我年齡匹配的淑媛們打算并湊合著和我親事了。在我還根本沒明白婚姻的基本含義的時候,我的親事就被我的祖父給欽定下來了。據我所知道的情況,我未來的妻子是一個很美麗的女孩,知書達理,女紅又出眾,而且出身又算是名門,和我絕對是所謂的天造地設的一雙。我所有認識的人,不,應該說是認識我的人,都為這門親事叫好,不吝詞語的為此恭維著我祖父卓越的眼光。看得出,我的祖父也頗為自得。其實,我也甚至認為我自己應該知足,象王家的小姐,現在該說是我未過門的妻子,也曾經有無數的名門公子上門求親,其中不乏我這類的少年俊杰,但她的祖父卻偏偏選中了我。但不知道為何,對于這親事我卻說不上有半點的感覺,談不上高興,也說不上失望,好象我是一個和這無關的局外人。但仔細想下,卻也明白這就是我們每個人生存的環境,一切只能任由著上輩們的擺布,我有權利擺布的是將來自己的子孫,而不是此時的自己。這是一種誰也無法違抗的宿命。   (十三)   我所有的幸福,也可以說是所有的不幸是開始于一個叫如玉的青樓女子的。那是開始于我十五歲的那年春天,那天,我無意中走了那條街,遠遠聽到青樓中傳出陣陣的廉價的笑聲時候,我加快了腳步,因為在我的潛意識中,那是一個骯臟的地方,不是正人君子去的。但不幸的是,如玉,她竟然會是出身那里。在遇見如玉以前,我從來沒有想到過人和人之間會有那樣的感覺。當從樓上那窗口飄落下的絲巾碰到我的頭的時候,我的心中就閃過一種從未有過的感動,似乎這正是我生命中一直在苦苦期待著的一刻;當絲巾在我臉上滑過的時候,那氣息是那么讓我迷醉,卻又是那么的熟悉;當我用手抓住這方絲巾的時候,我的心一陣顫動,我好象抓住的就是我一直在等待著卻又不知道內容的美麗的夢。我呆呆的立住了腳步,凝視著手中的絲巾,那方絲巾是粉紅色的,一角還繡著朵精致的梅花。我怎么了?一種抑制不住的感動讓我的淚水奪框而出。在還未見到這絲巾的主人的時候我就已經能夠確定了,我和她之間的關系絕非只是這樣一種的偶然,我幾乎敢確定那是一種前世在今生的約定。我慢慢的抬起頭,我終于看到她了,她也在呆呆的看著我。那眼神是那么的熟悉,那其中的透出傷感也不正是我夢中流淚的原因嗎?沒有羞澀,抑非漠然,我不知道這是種什么樣的感覺,只知道能夠看見她,就這么樣的看著她就已經非常的幸福了。我能夠清楚的知道她也是這么想的。恩,我怎么會讀出她的心思呢?我們就這樣默默的彼此對視著。勿需言語,抑不必動作,彼此的眼神就一切。知道她的媽媽,也就是那個老來依舊扮俏的老鴇從門里走出來招呼我的時候,我才猛然一醒,紅著臉落荒而去。   (十四)   我摹搓著我手中的那一方絲巾,那是我在匆忙中忘記了還她的。我的動作很虔誠,就象那根本不是絲巾,而是她的那張秀麗的臉蛋。怎么會是她?怎么可能是她?恩?我怎么有這樣奇怪的問題?我的一切都因為她的出現發生了改變,這是相思嗎?這就是愛情嗎?我要見她,這樣的欲望一直在我的心里膨脹著。可是?我又怎能和她再見呢?我是個書生,她不過是個青樓女子。我們是如此的不同,我無法想象如果我周圍的人知道我如此會是一種什么樣的反應。可是,可是我卻越來越無法再壓抑再見她的沖動了。一次,就一次,起碼我得把絲巾還給她,我終于找到了說服自己的理由。   (十五)   在以前,我根本無法想象我會去青樓。“公子,來了啊?有相識的姑娘嗎?我去叫。”老鴇的那笑容讓我差點一句話沒開口就臨陣退卻。我紅著臉支支吾吾著。“想必公子是頭一次來風月場所啊?一會生,兩回熟,要么我幫你找幾個姑娘介紹你,小紅,青梅,來招呼客人啊!”老鴇在大聲喊著。“別,我來是找一個人的。”我急忙搖著手阻止。“原來公子有相識的姑娘啊?叫什么?我去叫。”“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她眼睛大大的,好象不喜歡化妝。還有……”我努力想描述著她的樣子,但又實在找不到恰當的字眼,在我的心中,她盡管是個青樓女子,但卻如天仙,一個被摒謫到人間來輪回的仙子。“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說如玉。”“如玉?可能是吧!”如玉,她不正是一塊晶瑩透亮的玉璞么?“可是……”老鴇欲言又止,“怎么?”“你可能見不到她,她比較古怪的,性子又烈,賣藝不賣身,而且還有她接的客必須由她自己選擇的,所以不是熟人她未必見的。公子,我們這里還有很多不錯的姑娘,我幫你找。”“不,我就見她。你去和她說,就說一個揀到絲巾的人想來還她絲巾。”我知道她知道是我的話一定會見我的。“好吧!我去試試。”老鴇站了起來,但卻沒有動的意思,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我才恍然大悟,趕忙掏出銀子塞給她。老鴇樂顛顛的去了,正如我所料,如玉一定會見我的。   (十六)   “你來了?”她并不奇怪,好象一切原本就是自然而然著的。   “恩,我來了。”我同樣如此。這一點都不象是初次見面,而是熟人的相會。   “我知道你會來的。”她淡淡的說到,這對她就象是早已知道的了。   “我知道你會見我的。”這樣的感覺在第一眼中我就有了。   “因為我在等你。”我知道你等我有多久了,是和我一樣是從出生就開始了的。   “因為我也想見你。”你知道我有多想見你的,和你一樣存在這個世界上就是為了我們的相見。   “如玉。”“恩?”“我可以抱你嗎?”我奇怪于自己怎么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她默默的走過來,如一只溫柔的小貓偎依在我懷里。   這是夢么?如果是,那就永遠不要醒來,永遠定格在這一刻好嗎?   我無言的輕輕的摟著她,我的淚水不由的流下。   她呢?她也一樣。   “你怎么了?你流淚了。”“你也流淚了。”“我是因為快樂。”“恩,我也是,我現在很幸福。”我們就這樣久久的相擁著,誰也不愿意松手,好象都在害怕著對方會突然消失。   “你以后還會來看我嗎?”“你知道的,從第一眼看見你我就想……”“想什么?”“和你一生一世。”“可是……”我知道她擔心著什么,正如我擔心著的一樣。   “你要走了?”“可我還會回來。”我終于還是要走了,她拿起了一把琵琶。   我知道她用一曲送我。   我的背后想起了琵琶幽怨的聲樂。她輕曼的歌喉輕輕唱著:“要相忘,不相忘,玉樹郎君月艷娘,幾回曾斷腸。   欲下床,卻上床,上得床來思舊鄉,北風吹夢長。“那是一曲>.那淡淡的傷感牽扯著我的腳步,糾織著我的心情。我知道,我今生已無法將一個叫著如玉的姑娘揮去。   (十七)   已經多少天沒見到如玉了?不過才半個月,可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多么難以忍受的半個月。我終于又去找她了。   “你來了?”我無言,我只想抱著她,因為我不知道明天是否還能這樣。   “以后你別來了。”“為什么?”“我怕。”“怕什么?”“怕你會突然的消失。”“不會的。”“你知道會的。”是的,我知道,我和她怎么可能有將來呢?我已經清楚的知道,一年后我就將結婚了,這是我祖父的意思。可是,可是我又怎能舍棄如玉呢?沒有了如玉,我的生活又有何快樂可言呢?多少年守候著的幸福終于來臨了,我能那么簡單的就放棄嗎?我不想,可是我又能怎樣呢?   (十八)   情人之間的相會沖動,不會因為時間的推移而漸漸變淡,相反,那在一起的欲望卻是愈來愈強烈的。開始我們相會總是十天,八天的,但慢慢的我卻發現我已到了一日不可無如玉的地步了。盡管每次我們相會的時間也很短暫,每次相會的話語也不很多,不過談談詩論論詞,又或默默相視而已。但只要和她在一起,只要她還在我的視線之類,我就是幸福的。每一次相處的時間中,我總不能夠抑制住幸福的眼淚,正如每個夜晚的燈下想到我和她的將來不能夠控制住悲傷的淚水一樣。   (十九)   這個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墻。終于,終于我和如玉的一切被的人知道了。引起的自然是我意料中軒然的大波。我的祖父第一次對我大發雷霆,責令我和那個叫如玉的女子馬上斷絕關系,我的母親是含著淚懇求我不要再見如玉,我的父親則是唉聲的說著什么自古女人唯禍水之類的,我的姐妹是一種幸災樂禍的看熱鬧的姿態。總之,沒有一個人是贊同著哪怕是同情著我和如玉的。我第一次感覺到了什么叫著孤立無援的束手。可這些能阻止我嗎?直到事情發展到最后祖父派人把我從如玉的房間中押送回來。   “跪下!”祖父在大廳中威嚴的對我喝道。為什么要跪下?和心愛的女子一起有錯嗎?我倔強的瞪著祖父,祖父已經氣的渾身發抖了。母親在旁邊輕輕的拉著我的衣服,是的,我的母親如天下所有的母親一樣,總是心疼著自己的孩子的,但這樣的家庭中,她天性的柔弱讓她以為只有逆來順受才是保護自己的最佳方式。她要我也如此,看著母親哀傷的眼神,我還是跪下了。   “你知道你這樣子對得起列祖列宗嗎?我們家的希望全在你的身上,你竟然會為一個下賤的女子自毀前程?”祖父很痛心,我知道,開始我原本也有點愧疚,但是祖父他竟然說如玉是一個下賤的女子,我不能容忍別人這么侮辱我的如玉。   “不,如玉不是下賤女子,她是個好姑娘。”我對著祖父喊到。   “你……你……,你竟然還敢頂嘴?”我的反應讓祖父驚訝又憤怒。   “你別說了,求你了。”母親在旁邊乞求著我。   “不,我要說,誰也不可以侮辱如玉。”“小畜生,你反了?”祖父的憤怒已經到了極點,“來人,家法侍侯。”母親也跪下了,接著我的姐妹們也跪下了,求情著。“公公,他不懂事,饒了他,我好好會勸他的。”“慈母多敗兒。都是平時你們寵的。”祖父沒有罷手的意思,我突然覺得很好笑,其實這一切最多也只能是拜祖父的嬌寵所至,和其他人有什么關系呢?   執行家法的是我祖父親自動手的,偌大的棍子打在我的身上,我卻沒有太多的感覺,除了心里很痛,這種痛是因為我不知道以后還能否和如玉相見的緣故產生的。   (二十)   我的固執讓所有的人都側目,誰也不會想到我這么一個飽讀圣賢書的人竟然會為一個青樓女子而如此。這也更加堅定了世人對所謂的“紅顏禍水”的認同。我現在已經是無法再出去的了,我被鎖在了書房,每日的飯菜是由人送來的。   如玉,我知道你在想我,因為我每日每刻都在想你。你現在好嗎?   他們可以鎖住我的人,但能夠鎖得住我愛你的心嗎?我不會屈服的,我怎能沒有你?分離的日子非但不能淡去我對如玉的感情,更使我意識到了如玉在我生命中的重要。   我不知道這樣的反抗會持續多九,但是為了如玉我不會放棄。   母親來看我了,從母親的口中,我知道祖父想提前把我的婚事給辦了,婚期在三個月之后。我知道他以為有了媳婦就可以拴住我的心。但是他又怎能明白我和如玉之間的感情呢?   不,今生除了如玉我不會再想任何一個別的女子的。   我要和如玉再見一面,我必須和她談談,我們會有辦法的。   我開始假裝著悔意,我不知道自己在演戲方面還能做得那么好,因為我知道我已經成功的欺騙了我周圍的人,書房的門也不是經常鎖著的了,慢慢的我甚至可以到附近去走走了。  終于,我又瞅準了機會。   (二十一)   再相見,如玉已經憔悴了很多,盡管她強顏歡笑著想隱瞞我。但我又怎么能看不出呢?   “你瘦了。”“你也瘦了。”“我都知道了,你這么對我,我就是現在馬上死了也開心。”我捂住了她的嘴,“別,我們會在一起的。”“能嗎?”“能,一定能的。”看著如玉讓人心碎的神態,一種誓要保護她的豪氣從我心底升起。   如玉滿臉淚水的依偎在我的懷里。   “不論將來怎樣,我現在都已經滿足了。”“別這么傷感。起碼我現在一起著就幸福了。”“恩。”我們又默默的相擁著。   突然,我的腦中閃過了一絲靈光,瞬間又消失,但我卻似乎看到了一片新的天地。是什么?怎么一下就沒了?   “將來你有了別的女人,還會記得我么?”她突然幽幽的說到。   “不會的,我今生只要你一個。”話雖如此,可三個月后呢?我不要結婚,要結婚也只能是如玉。   “私奔”這兩個字眼突然從我的腦海中冒出,對,剛才腦中閃過的就是這。   “如果哪一天我要你跟我走,你愿意嗎?”“我愿意,我愿意陪你去天涯海角。”“你和我一起如果會苦你怕嗎?”“只要和你一起,我就已經幸福了。”……   (二十二)   這次的相見也許會改變我的人生,雖然最后我還是又一次被祖父的派的人抓了回去。   “我就知道你還忘記不了那個女人。演戲演得真好。”祖父很生氣。   “我不會結婚的,除了如玉。”我已經無所畏懼了。   “你敢。”我不屑回答祖父的話,但我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我又回到了以前被監禁的日子。但我不會屈服的。   終于,祖父向我妥協了。他的意思是可以替如玉贖身,讓我納為妾。這在以前我或許會接受,但現在我已經不滿足了,我今生只能和如玉一個女子相伴。我斷然拒絕了。   我知道所有的人都會奇怪這些,不就是一個女人嗎?女人?誰明白那感情呢?   “那是不可能的,我們家族怎么可能娶一個下賤女子進門?等著把你婚事辦了看你怎樣?”這是我的祖父最后給我的話。   (二十三)   我的婚事正在有條不紊的在家族中的人準備著進行著,所有的人臉上都泛著喜慶的神態,尤其是我的祖父。畢竟這是他唯一孫輩的婚事,而他也堅信他的孫媳進門一定能夠改變我的。整個家族中只有我一個對此滋什么味都不是的人。   還有三天,三天就是我婚期了,我的計劃能夠實現嗎?我一點都沒有底。   我不知道可以信任誰,但是我已經無法選擇了,我的同窗孫公子來看我,他和我關系雖然泛泛,我也不知道我能否相信他,但是已經不可能找到別人了。   我對他敘述了我和如玉的一切,他深表同情,也為我用情贊嘆。但是當我要他幫我完成和如玉的私奔計劃的時候他卻斷然拒絕了,急得我甚至想跪下求他。   他最后終于還是答應了,因為一方面我的計劃如果完成,沒有人會懷疑到他在我計劃中的作用,另一方面我知道如果我走了那么以他的才氣有可能代我成為這個縣城中新一代的書院年青俊杰的領袖。   (二十四)   終于,結婚的日子到了。我的計劃也在進行著。   拜堂,我如具木偶。因為我的心在擔心著如玉是否能夠收到我的信。   直到進了洞房,我還仿若如在夢中。這個時候我的計劃也才真正開始了。   我假裝醉酒不醒,倒頭就睡。   我名分的妻子,對于她我實在有足夠愧疚的理由,但是我能怎樣呢?   她也終于睡覺了,整日的喧鬧讓她夠疲憊的了。   幾更天了?外面靜悄悄的。我故意翻了個身,她沒動,果真熟睡了。   我躡手躡腳的爬起,輕輕的開門。   探頭,無人。   書房也黑乎乎的,我摸到了老早就準備好了衣服,換好,還有我為了這次私奔準備的錢財。   終于,我出來了,我來到了自由的天地。   (二十五)   碼頭,碼頭沒人。她還沒來。   我開始有點擔心了。孫公子會幫忙嗎?他可靠嗎?   我的計劃,早已在信中告訴了如玉。   孫公子假裝接如玉去他家玩,然后送回,在路上她找機會跑,在這里和我相會,然后一起遠走高飛。   她怎么還沒來?我已經開始不安了。   會發生意外嗎?她,如果……我不敢想下去了。   還好,終于,我看見她了。她在向我奔來。而遠遠的地方我也看見了火把,糟糕,那是來追她的。而另一方,我又看見了我來的方向如此。我知道我終于被家人發現了。   她投入了我的懷抱。   “怎么辦?”“快走。”我們攜手奔向了碼頭。   “船家,過河。”一個老船夫從小船里探頭,“現在?”“恩,馬上,多少錢都可以。”我們上了船,船終于劃向了對岸。   看著對面閃爍著點點的火把的人群。我終于松了口氣。再也沒有人可以阻止我和如玉在一起了。   “我們終于在一起了。”“恩。”(二十六)   幾個月后。我們在一個遠離我們家的村莊買了點田地。她已經換成了布衣荊釵的農婦打扮,而我也在一家私塾教書了,空閑我就學著搗弄田里活,她也開始學著紡布,我們開始了我們新的生活。   “為我放棄綾羅綢緞,錦衣玉食,值得嗎?”她問我。   我笑了笑。   “你為什么這么對我?”她又問到。   我依舊笑了笑,“一定是你上輩子在我心中放下了什么,讓我如此。”“我也一樣,從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覺得認識你。我就有流淚的感覺,那淚不是悲傷,也不完全是喜悅。”“我也一樣。”我覺得很奇怪。   “我想是上輩子你在我心中留下滴淚水吧!”“可是聽說人死了喝了孟婆湯,那就什么都不記得了。”“那就一定是我們在各自的孟婆湯中留下了滴淚。”“恩。”(二十七)   真是的嗎?   一定是的,一定是孟婆湯中的那滴淚。

    文字帝美文網【打賞】

    掃描二維碼,支持文字帝,為網站發展獻出自己的一份力!

    中彩网 www.glc555.com | 32424j.com | www.25288v.com | www.7406.Com | www.191061.com | 38850066.com | www.vns7777.cc | www.1429e1.com | www.c1395.com | 35222m.com | www.22441.com | www.qilc3.com | 06382525.com | www.68666a.com | www.138578.com | www.yi636.com | 82365v.com | www.0xinhao.com | www.47707.co | 6830h.com | 2455f.com | www.4136i.com | www.030628.com | 588www.cc | www.3066jj.com | 0033d.cc | yxrmdryl.com | www.hg5526.com | www.29496c.com | 0033z.cc | www.yh33558.com | www.957004.com | 00337076.com | 67888.am | www.7681004.com | 77605t.com | www.36389k.com | www.71233y.com | 2618y.com | www.3643x.com | www.tyc88000.com | 3202y.com | www.pj038888.com | www.c4532.com | ca9033.com | www.ll39.com | x86006.com | www.617707.com | www.29178c.com | 00773hh.com | www.0010013.com | www.ca2932.com | n888559.com | www.4963tt.com | www.305644.com | www.033033x.com | www.89894p.com | 30171133.com | www.382888.com | www.389644.com | 97297e.com | www.27363k.com | 00336132.COM | www.2288098.com | www.50080q.com | 55555gg.cc | www.jl11111.com | 1607.com | 22556p.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