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登錄 - 用戶注冊 - 網站地圖 文字帝:經典美文之家!
    當前位置:文字帝 > 經典美文 > 正文

    康登兵||種瓜

    時間:2019-07-19 10:17 來源:網絡 作者:用戶投稿 閱讀:
    康登兵/作   我居住的村子北面一里地,路東便是我的瓜地。沙性土壤肥,旱能澆澇能排。瓜地的面積:四畝。瓜地北面、石頭墻的中間是我蓋的瓜房。瓜房是臨時搭的窩棚。門上掛一個棉門簾。土炕占了大半個窩棚,土炕的中間放著被褥,土炕的東邊兒,去掉一塊土坯:安上鍋。下面是灶門。緊挨著門放著鍋碗筷、小米等用品。   瓜快熟了!黑夜,我一個人睡在窩棚里看瓜。在農村我算是文化人,不相信鬼神。但風雨交加,電閃雷鳴的夜晚,我躺在窩棚的炕上,感到恐怖,反來復去睡不著。   吃早飯時我說了前一天晚上的情形,八十四歲高齡的老說:“我也去看瓜。”吃完飯,我扛著父親的被褥在前面走,老父親跟著,去了瓜地。   晚上,碧空萬里,一輪皓月從東方冉冉升起。有父親和我做伴,我再也不感到寂寞、恐怖了。夜深了,我還是睡不著。我小聲問躺在身邊的父親:“睡著了嗎?”父親說:“在這樣的屋子睡覺,而且是頭一夜,不習慣,哪能躺下就睡著呢?”我鼻子發酸,眼淚流下來。我說:“都是我無能,連累老父親吃苦。”父親說:“我吃苦長大的,這算什么?咱倆都睡不著,我給你講我年輕的兒。   上世紀三十年代的事兒,那時我才十七、八歲。那時咱家非常窮,吃了上頓沒下頓。寒冷的冬天,吃的是玉米面、高梁面摻杏樹葉。距咱居住的村子四十里地的一個村子叫梁西村。梁西村有一個土財主叫李得文,他欠了咱家的錢。這點兒錢對李得文來說是九牛一毛。我去他家討要,他要么不在家,要么在家就說沒錢。我知道他有錢,他是不想還,想賴帳。   快過年了,咱家急需用這錢買年貨。你爺爺讓我再去討。臘月的一天,雞叫頭遍,我吃早飯。走時,你爺爺讓我背了一個裝著幾把鐮刀和幾把鋤頭的口袋。準備出門賣這些東西。你奶奶還在口袋里放了一個布包,里面是特意蒸的兩個玉米凈面窩窩頭、兩個煮蛋。你爺爺、奶奶千叮嚀,萬囑咐,路上小心,快去快回。   我徒步去梁西村要錢。上午,我到了李得文的家,見到了李得文。‘你小子又來要錢,煩死人。’說罷,他轉身往外走。他耍賴,我氣乎乎說:‘不還錢,不走了’。我坐在他家的炕上。日落西山。李得文回到家,他見我沒走,他知道我脾氣倔犟。于是他打開柜,拿了錢,然后把錢甩到我跟前,哼了一聲。我撿起錢數了數,裝在衣兜里,往外走。李德文說‘天黑了,路不好走,你在我家住一夜,明天再走。’我覺得人家還了錢,不好意思打擾人家,離開了那里。   我要去我梁東村的姐姐家,梁東村距梁西村八九里地。梁西村和梁東村分別在一座大山兩側的兩個大溝的口部。這條路我走過幾次,但那是春、夏的白天。這次卻是隆冬的黑夜。當時我年輕氣盛,覺的沒有什么。我來到了梁西村后溝門口(這兒是去梁東村的必經之路),然后我進了溝往里走。雖說是路,其實是人畜踏、踩而成,路面坑坑洼洼,而且盡是雞蛋、碗大的山楞石。黑夜走這樣的路得特別小心謹慎。我盡量繞過石頭,避開洼坑。深一腳、淺一腳。硌一下,輾一下,腳生痛生痛的。有時差一點被拌倒。路兩邊全是樹。路南緊挨陰坡是一條深溝。陰坡還有積雪。路兩邊幾十丈遠的地方,矗立著高大的群山,被群山環繞。溝門口往里的一段路寬敞。天已黑了。群星閃爍,一輪彎月從東方升起。北風呼嘯,天寒地冬,滴水成冰。我頭戴破舊皮帽,身穿破舊的棉襖棉褲,腳上穿著破舊的棉鞋,戴著破舊的棉手套。我的嘴、胡子、眉毛上都掛著冰,手凍得生疼生疼的,我便把手揣在袖筒里。我年輕,走路快,一陣兒,我便走出二、三里路。前面一道深溝有一兩丈寬。溝里長著一人高的蒿草,黑乎乎的。我用右手剝開蒿草,用腳摸索著前進,拌一下,磕一下。稍不留神我的右腳踏進了深洞,腳崴了,疼痛難忍,并出了一身冷汗。而且我的身子晃了晃,口袋差一點兒掉到地上。我趕緊抓住蒿草,忍著疼:把腳拿出。過了深溝,我坐在路邊的一塊石頭上,揉受傷的腳。過了陣,疼痛輕了,我站了起來趔趔趄趄地繼續向前走。眼前的路通向靠陰面一個大陡坡,陡坡上還有零零星星的積雪,有的地方的積雪已成了冰。   我背著口袋、拖著受傷的腳:上了陡坡,這個陡坡又陡又滑——積雪、冰的地方是奇滑無比。我費了好大力氣往上走幾步,但我又被滑下一兩步,然后才能再繼續向前走。我氣喘吁吁的,有時雙手柱膝蓋歇息。我受傷的腳蹬上積雪、冰,差一點兒滑倒,腳一陣兒劇痛。所以,必須小心,慢慢走。   我上了這個大陡坡。走了一小段路,前面又要下一個小陡坡,下了這個陡坡,又遇到一個深溝。過了深溝,這時候,大路不見了,眼前出現一條蜿蜒崎嶇的羊腸小道。路面是高低不平,盡是石頭,路兩邊是密不透風、一人多高的蒿草。我不由得向兩邊望了望(借著月光):南坡的下半坡樹木成林,有的地方是樹木、毛柴、蒿草交織在一起,看不到邊;北坡的下半坡:樹木、石崖、毛柴、蒿草。南北坡(上面)的懸崖峭壁:怪石嶙峋、重重疊疊。石頭的縫隙里還冒出一些古怪的樹木、毛柴、蒿草。即使大白天你仰著看,也會感到古怪、陰森,也會感到頭暈、膽怯。黑夜、借著月光看高不可測的懸崖峭壁,看上面模糊又千奇百怪的石頭,驚恐萬分!。高大樹木那層層疊疊的枝椏,只能看到外面的輪廓,里面什么樣看不清楚。真好像廟里的鬼神像:呲牙列嘴,千奇百怪。我好像在逛—座好大好大的廟。廟里的鬼怪隨時都能攝取人的魂魄。狂風刮來,樹木搖擺,樹葉亂飛,并發出沙沙的響聲。好似萬獸奔騰、狂歡嘶叫,又好似埋伏千軍萬馬,隨時撕殺或正在撕殺。真是高深莫測,玄之又玄。不可想象,真叫人感到恐怖。我恨不能肋生雙翅飛出這條溝。但,心里越著急,我就覺得這道溝越長,路越不好走。   我累了,閃過休息的念頭。現在和圍坐在碳火盆烤火那該多好。這兒危險。正是這想法和愿望,才支撐著我繼續往前走。突然,一個大旋風迎面襲來,狂風卷起雪花、樹葉、沙土劈頭蓋臉地打在身上、臉上,我一個趔趄,睜不開眼,大張著嘴喘不過來氣兒,我趕緊用胳膊護住口和眼睛。狂風過去,我拍掉身上的雪花、沙土。   突然,前面出現一段光滑锃亮的冰(冰遮蓋了小路)。冰的北面是懸崖峭壁,冰的南面是深溝,不知深淺。在溝的北面是一個大冰谷。冰谷的兩邊還有一些冰溜,有的冰溜還倒掛,在月光襯托下:惟妙惟肖,巧奪天工,蔚為壯觀。我順手撿起地上的石頭拋向冰谷,咕咚咚,石頭一下子滑了下去--沒了蹤跡。人走在冰上就得小心小心再小心,稍不慎就會滑倒,要是滑到溝里,摔不死也得凍死。要想往前走,就得走冰面。我從心里發怵,但我已走這么遠,沒有退路。我倒掉口袋里的鐮刀、鋤頭,只留短彎刀和干糧,扎好口袋口,把它擱在肩頭上。我感到輕松了,腳疼也輕了,我又有了信心。今兒的冰面光滑如鏡。大該是上面的水剛流到這里。這時,彎彎的月亮頂在我的頭頂上,并倒映冰上。月亮消弭了我心里的一點兒恐懼。才使我走出這道溝。   在臘月的黑夜,溝里的冰上。就顯的特別蒼涼。現在我已凍透了。我的身體還有維持生命的熱量,再加上我運動產生的熱量。我小心翼翼地向前走。我盡量用腳蹬住冰面上的石頭,用手抓住冰面上的莖藤。突然我摔了一個仰面朝天:我的頭磕到冰上,嗡翁的,同時我肩頭上的口袋滑出一丈遠,恰好被冰面上的一個石頭絆住,我的下半身已下了溝堰。父親、母親來世再見。但在千鈞一發的剎那間我右手抓住溝堰上,我迅速翻身、左手也抓住一根莖藤,然后往上攀。我的手腫得老高老高,快抓不住了。我咬緊牙關,摒住呼吸。我緊緊抓住莖藤,并且向上倒手,然后就勢一竄。急中生智,或是人在著急的時候才有神奇的力量。這是我最后的力氣,也是最后一搏。我地上來了,僥幸逃過一劫。我渾身顫抖,體似篩康,而且心嘣嘣地跳。我自言自語說‘好險!好險!’我蹲在冰上,戰戰兢兢,我穩了穩心神并把手放在袖筒里:使勁搓。過了一會,我稍恢復,撿起地上的口袋,繼續向前走。不過,我不是站著走,而是蹲著往前挪。我的腳穩穩地蹬住冰面上的石頭,我的手牢牢抓住我身邊的莖藤、毛柴、蒿草。我來到一個小冰谷的跟前。溝里面是一個石崖(南高北低)。石崖的北邊(下面)是一個小陡坡。上面的流水:經過石崖的北面,經過小陡坡。因此,這個小陡坡(小路通到這兒)變成了小冰谷。   我抓住石崖上的一個粗毛柴、拽了拽--結實。我使勁抓住毛柴并向上導手。我都快到石崖根兒了,卻又滑了下來。重復幾次,我累得筋疲力盡。我使出全身力氣挪到石崖根兒,我快速倒手,然后向上一躥,上了石崖。   石崖里面是一個洼。洼底有厚厚的樹葉、雜草、冰,交織在一起,上面還有一層積水,像是剛流的。我沿著洼的北面:走。我盡量走硬地面或登石頭,但現在是黑夜,還在溝里。這兒的月光幽暗,所以看東西有些模糊。我的雙腳不時地踏進積水里,鞋、腳都濕了。我的鞋凍成了冰,并和腳粘在一起。我的腳凍腫了、疼痛難忍。我只得咬牙堅持。到了一小個陡坡上,小路出現在這兒。陡坡的南面、小溝中間的地方是一個水眼。借著月光看見水眼流的一小水坑,還能聽到丁咚丁咚的流水聲。   我繼續向前走。這時我瑟瑟發抖。我覺得我的手腳凍硬了,我的身子凍壞了,我已經耗盡我身體的全部熱能,我實在是撐不下去了。我想起小時候村里的老人給我講的故事。從前,有一個老地主要懲罰和他作對的一個長工,隆冬的黑夜,老地主命人把長工關在四面透風的碾房里,并且把長工的雙手綁在碾桿上。長工穿單薄的衣服。老地主要把長工活活凍死。天亮了,老地主來到碾房一看,長工不但沒有凍死。而且,熱汗直流。老地主傻了、懵了。他趕緊叫人把把長工放了。從此,老地主對這個長工畢恭畢敬。原來,長工拉了一夜的碾子,運動產生了熱量。我盡量快走。走了一段路,果然暖和多了。   突然,我的肚子咕嚕地叫,渾身冒虛汗,我餓了。我早晨吃了飯,到現在已走了好幾十里的山路。冷、急、恐怖,把餓給淹沒了。現在,我的胃空了,腸子空了。我受不了。駐足,從口袋里取出那個布包并打開:兩個雞蛋已壓成死餅,沾滿沙土,把它扔掉。兩個玉米面窩窩頭的上面已沾滿沙土,并且成了冰蛋。我把玉米面窩窩頭的皮剝掉,把它放到嘴邊。此時,我的舌雷一起在嚅動,好像無數久餓待哺的小鳥,看見母親嘴里叼的食物。我也顧不上冷、硬,迫不急待地咬了一口。唉呀!我的牙被硌了一下,牙齦出了血,我只得一點一點地啃、慢慢地嚼。過了一會兒,兩個玉米面窩窩頭進了我的肚子里。這時候,我的肚腸子有段粗了,而且嘎嘎響,好似里面裝著冷氣,疼痛難忍。我明白了:我剛吃了冰冷的窩窩頭,著了涼引起肚子疼。于是,我趕緊蹲下并用雙手使勁揉搓。過了一會兒,疼痛輕了。我又走了一段路,這時我的肚子不疼了,也暖和了。我正往前走,小路不見了。出現一個橫梁和南北兩道溝。這兒是這道溝的溝長。到梁東村就得走北面那道小溝。溝門口的北面是一個大坡。不過,這個陡坡坡度小。上面盡是挫腳沙。小路通到這個陡坡。在這個小陡坡的南面是一個深洞。陰坡全被積雪覆蓋,有的積雪已成了冰。我走上這個小陡坡,特別費力。越往里路越狹窄(只能容一個人),越往里南北兩山的距離越近,越黝暗。參天古樹遮天避日,房檐高的毛林、小蟲子難飛,鋒巒起伏蹉峨,懸崖峭壁巉巖高插云霄。有時,在一個深溝的北面,長著一棵大樹,它的埡杈沿伸到南坡。小路就在深溝;有時,南北坡的毛柴連成一片,小路就在毛柴的中間;有時,小路分成南北:兩坡。借著的月光,我鉆入樹下,穿毛柴林,走陡坡。我來到一座大山跟前。   (未完待續)   作者簡介   康登兵,河北省赤城縣人。

    文字帝美文網【打賞】

    掃描二維碼,支持文字帝,為網站發展獻出自己的一份力!

    中彩网 8294x.com | www.9068pp.com | www.4938f.com | www.33678aa.com | www.ylylc02.com | www.234259.com | www.5958126.com | 28824b.com | 67890ee.com | www.hg9334.com | www.38358.com | 8449gg.com | 3458940.com | www.4965a.com | www.4923l.com | 259009.com | 35uu.vip | www.0044xpj.net | www.960201.com | 112o.net | www.3643u.com | www.65707g.com | l45638.com | 500000371.com | www.tycp55.com | www.811203.com | 44443.com | www.88837n.com | www.065795.com | 00084066.com | www.bet3650077.com | www.562bbb.com | 08530005.com | feicai0714.com | www.28000f.com | www.845040.com | 61324411.com | www.wt5222.com | www.686vv.com | 3788q.com | www.bet3652018.com | www.51515l.com | 6608510.com | www.6535.com | www.93955b.com | www.339713.com | pjcp.com | www.9bet005.com | www.599641.com | 0004116.com | www.s4158.com | www.5441k.com | 866666f.com | www.502414.com | www.29496a.com | 88904040.com | www.239888.com | www.77cmc.com | ibook8.com | www.9404077.com | www.ascp0.com | 73567tg9.com | www.79667.com | www.772701.com | wx2211.com | www.890555.com | www.929533.com | 1206766.com | www.xpj668.com |